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希宝贝的博客

记录包晨希成长点滴!汇总各类教育信息!展现真实自我!

 
 
 

日志

 
 

从艺考到艺术教育,路有多远?  

2015-04-03 06:47:41|  分类: 画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艺术专业招生考试近日接近尾声。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艺考之路变得愈发艰难——教育部出台了对美术考生和音乐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要求,部分高校被取消校考资格,实施省级统考……
  教育部艺考政策收紧旨在“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事实上,艺术教育近年来确实呈现出边缘化、极端功利化、同质化三重现象,也导致了学生艺术专业技能增强,审美素养和人文素养却趋于弱化。
  为改变这三重现象,各地教育系统在不断地尝试、探索,社会各界也在为艺术教育更好地发展创造环境,或许在这些尝试、探索里,在社会各界关注的目光中,我们能逐渐找到对策和答案,并发现艺术教育的真谛。
  【问题】
  费用高昂导致边缘化
  “艺术教育的对象是全体人群,每个人都有享受艺术教育、提升审美和人文素养的权利,而现实却是艺术教育成了面向少数人的精英教育。”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秘书长谷公胜谈到,“当前艺术教育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能否公平,如今城乡、地区间的差别,家庭和家庭间的差别很大,使很多孩子被排斥在艺术教育的大门之外。”
  记者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现状。在城市,从小让孩子学钢琴、拉小提琴的家庭并不鲜见。“孩子4岁时,我们就给她买了钢琴,并请来老师上门辅导。仅这一项花费,就接近10万元。”成都市龙江路小学(南区)六年级学生吴丛杉的家长告诉记者。
  而在广大农村,一所上千人的高中都不见得有一台钢琴,更不用说那些偏远的乡镇小学了。“我们学校的音乐器材主要是竖笛和手风琴,很多孩子只在课本上见过钢琴的样子。”四川省威远县连界镇中心校音乐教师陈琳说。
  “经费不足是当前艺术教育无法普及的最大制约因素。”四川省陶研会秘书长、成都师范学院教授刘裕权说,“就算校长有心在全体学生中普及优质的艺术教育,但捉襟见肘的办学经费让他无法大量购置钢琴、小提琴、古筝等昂贵的乐器,顶多买一些口琴、萧、笛子等便宜的乐器。”
  【对策】
  师资和经费投入向农村倾斜
  记者走访四川省泸州市部分中小学时发现,课表上的“音乐”“体育”“美术”课一节都没停。
  “让更多学生接受艺术教育,最基本的做法就是开齐开足国家规定课程,不随意挤占音乐、美术等艺术课程。”泸州市教育局局长刘涛介绍说,从2010年起,泸州市就提出开齐课程、开足课时、开好每一门课的“三开”要求,尤其强调要保证音乐、美术课程的课时,让更多学生享受艺术教育的熏陶。
  而在刘裕权看来,改变当前艺术教育只是少数学生享受的“专利”的现状,仅靠某所学校、某个区域的教育部门的力量远远不够。国家必须加大对艺术教育师资、经费和设备的投入,尤其要对农村及偏远山区倾斜。
  “很多边远地区以及众多基础教育学校中的艺术教育,仍然处于十分薄弱的环节,师资欠缺是很重要的原因。”西南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郑茂平参加一次论坛时谈到,高校在这方面拥有一定优势,可以发挥引领作用,为其提供支撑。
  他举例说,该校与重庆一所中学建立起艺术教育课堂教学、课外活动和校园文化三位一体的发展机制,帮助中学开足开齐艺术课程、建立艺术社团和兴趣小组、定期举办艺术展演活动,全校师生的艺术教育和涵养都因此获益。
  “艺术教育是全民的教育。高校与基础教育应该加强衔接,经常搞一些‘送艺术下乡’、‘高雅艺术进校园’等活动,让艺术教育更好地接地气,也尽可能让所有学生都沐浴艺术的阳光。”郑茂平说。
  【问题】
  目的性太强过于功利化
  “艺术教育现在变得越来越功利化。不再以涵养性灵、提升素养为目标,而是以考试升级为目的。”谷公胜说,家长送孩子学了某个艺术项目,最后一定要去考个级、拿个证书,以增加将来升学择校的砝码,而学校发展艺术教育或组建艺术社团,也将其作为一种展示教学成果的橱窗,把一些在大型比赛上获奖的学生,作为办学业绩大肆宣扬。
  旅加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加拿大多伦多音乐学院院长叶曲凌谈到,国内家长对儿童的艺术教育更多是“半强迫性”的。“现在国内许多世界级的音乐巨星都是在家长的强迫教育下产生的。”他说,中国的音乐教育都太功利,一方面,看到一个孩子有潜质,就逼着他学;另一方面,一旦学生进入初中、高中,就因为课程和高考的压力放弃了,学校的音乐、美术等课程也相应减少,甚至消失了。
  75岁的舞蹈艺术家陈爱莲,对当前一些人把艺术教育纯粹当作生意来做的现象痛心疾首。“干什么都围绕赚钱,根本不考虑人类艺术教育真正的目的和功效。”她特别提到一些民办舞蹈学校,收取高昂的学费,还把学生作为“生钱”的工具,学生不能安心学习,到处参加演出赚钱,“何谈人文素养的培养呢?”
  【对策】
  尊重个体兴趣改变评价标准
  “现在,非常有必要呼唤回归人文的艺术教育。”谷公胜呼吁,艺术教育要摒弃急功近利的行为,引导学生进入一种自由崇高的精神状态,让他们真正享受到艺术教育带来的美感和快乐。
  叶曲凌介绍说:“加拿大对学生的音乐教育,主要从个人爱好出发。学校规定每一个学生必须学一种乐器,不管你拉得多难听、吹得多难听,都要尝试吹拉弹唱,但他们的目的不是要捧出一个明星,而是让学生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艺术教育就是要让孩子快乐、自信、友爱,而这绝不是靠提口号、一味灌输就可以做到的。”中国美术学会少年儿童美术艺委会主任何韵兰说,正因为艺术本身有动之以情、多姿多彩的特点,所以要尊重个体差异,鼓励畅想和独立畅想,让孩子获得从应试中得不到的收获。
  “不能让市场牵着艺术的鼻子走。”东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廷信指出,艺术教育是育人的,但现行方式培养的人容易出问题,主要是价值观容易出问题,过度看重钱,忽视社会责任。
  王廷信认为,克服艺术教育功利化倾向还必须改变“一刀切”的评价标准。“一刀切”主要表现在学科评估上,都是按照硬性指标对不同艺术门类进行评价,势必会严重遏制教师、学生的创造力及个性的张扬、想象力的发挥。
  “艺术教育不是一个科目,它关乎心灵,是人的基本素质,专业艺术教育离不开品德熏陶。”郑茂平认为,艺术教育不仅仅是技术的学习,而更应是对人文内涵的传递,要使学生感受到艺术之美、人生之美,从而提升自身的精神境界。
  【问题】
  缺乏创造性同质化严重
  “在国际上,中国的舞蹈一直被认为是一流的身体,末流的创作。”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舞蹈系主任田培培认为,当前各类学校雷同的舞蹈教育体系导致舞蹈人才培养同质化、出不了个性化的舞蹈人才。
  “你看小孩子跳的舞蹈和大学专业学生跳的舞蹈,组合、套路一模一样,就是炫技,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陈爱莲认为,炫技式艺术教育生产的艺术人员和作品往往无病呻吟,成为无灵魂的躯壳。
  何韵兰认为,艺术教育被边缘化的现实导致我国很难产生大量有创造性的艺术作品。“很多人,包括专业人士,把艺术仅仅看成是唱歌、跳舞、画画等技能或者娱乐。而事实上,艺术是人类最美丽的精神财富,是人类最后的精神家园,可如今却往往沦为物质、利益的奴隶。”
  此外,成都市华西小学校长魏虹提出,学校从事艺术教育的教师专业素养不高,“我们学校虽然配足了艺术教育教师,但真正学艺术专业的不多”。
  城市学校如此,农村中小学的情况更不乐观。威远县书法协会会长田源介绍说,农村音乐、美术教师普遍匮乏,大多是其他学科教师转岗过来的,“能教给学生一些基本的乐理知识就不错了,不要指望有什么创造性的教育”。
  【对策】
  提高教师素养尝试多种教学模式
  采访中,不少艺术家、艺术教师提到,挖掘并保护学生的艺术创造力,教师的理念和教学模式非常重要。
  “以前我学画,老师比学生还多,他们跟我们一起在画室画画,一起去郊外采风写生,师生关系很亲密。但扩招后,这样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呼吁,已经到了改革艺术教育体制的时候,应该赋予艺术院校在招生标准、教学模式上更多自主权,“艺术最可贵的就是它的独特性和某种程度上的‘异想天开’,我们应该允许尝试类似师徒相授等多种艺术教育方式”。
  成都市实验小学音乐教师郑琳子谈到,她在大学读书时,更多接受的是音乐专业技能的学习,很少涉及教育的方法论。“这对基础教育来说非常重要,如何让这么多孩子都喜欢你的课,并关注到每个孩子的艺术特长和天赋,非常考验教师的组织教学能力。”
  她同时认为,学校和教育部门不能仅仅用教学任务和教学大纲来要求艺术教师的教学,要让教师在课堂上敢于留出时间,允许学生自由发挥,碰撞出更多的艺术火花。
  刘裕权建议,教音乐、美术等课程的教师不能局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只关注自己的专业技能,还应该多看文学、艺术方面的经典著作。“只有教艺术的教师自己人文素养整体提高了,才能培养出有创造力的优秀艺术人才。”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