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希宝贝的博客

记录包晨希成长点滴!汇总各类教育信息!展现真实自我!

 
 
 

日志

 
 

最远的与最近的  

2014-11-04 07:42:10|  分类: 高中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远的与最近的

姓名:孙哲璇

学校:江苏省天一中学

指导老师:金静

第九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赛区复赛高中组一等奖

一档红节目:《最强大脑》;两张不同的脸:获胜却失声痛哭的李云龙和失败却依旧笑容温暖的安德烈。来自台湾的女主持人直截了当地告诉李云龙,你要感谢安德烈,因为你的人生观可能发生变化。

李云龙在“虎爸式教育”中失去了所有童年的欢乐,事实上也失却了追梦的真实动力。安德烈在谈起人生中有意义的经历时却这样说:“夏天和爸爸和堂兄们在海滩上生篝火,在漫天繁星下睡觉,为了看黎明整晚呆在海里。”

科尼斯堡的康德墓碑上有这段名闻遐迩的话:“有两种东西,我们越是经常、越是执著地思考它们,心中越是充满永远新鲜、有增无减的赞叹和敬畏——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今天我们可以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凡是一个人心中过早地沦丧了灿烂星空的人,其道德法则将是无比脆弱或者虚无的,这就是主持人暗示李云龙们很可能会人生观发生偏差的根本原因所在。

话虽如此,现实却总是显得那样残酷。有时候我们甚至觉得完全可以把奥斯卡·王尔德的名言颠倒过来说:“总有人在仰望星空,可是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阴沟里。”也许这样讲太过阴暗了,可是,如果李云龙绝非一个个案,如果虎妈鹰爸狼教师现象称为中国教育文化的代名词,那么我们将永远的堕入阴沟中,丧失所有追求浪漫和理想的能力。长跑早已让现代的人们出离焦虑,忘却了梦想的温柔乡转而拥抱冷冰冰的现实。我们所处的环境对待想象力,诗意的生活远比西方要严苛得多,刻薄得多。每个人都要被要求在既定的统一道路上狂奔追赶不准回头,丢下了最远的轻飘飘的梦,却背上了最近的沉甸甸的包。

“荒诞不经”、“痴人说梦”、“缘木求鱼”、“华而不实”、“故弄玄虚”、“玩物丧志”、“空中楼阁”、“不识时务”......无一不是指摘生活中的非理性。如此磐重的务实传统并未分娩出一种严肃的实证品格和缜密的科学理性,反而在世俗文化中脱胎出一套急功近利的习气来。待人遇事识物辨机,无不讲实用、取近利、求物值、重量比。如此求“实”弃“虚”,如此残酷的现实,不仅催生了教育的失败、心态的焦虑,更是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社会风气。涸泽而渔、杀鸡取卵的短期行为也就在“务实”的大旗下浩浩荡荡地进行着。北京的盲道十八弯、下水道工程以及全国各地的“楼倒倒”豆腐渣工程,哪一个不是短视、短效得惊人?往大了说,资源的挖掘消耗,教育的目的,能力的考评,建设上的规划、改造等,均沾染了“只务实”的浮躁气息——光抓住最近的利益,视头上的灿烂星空如无物,视最远的目标如无物。

幸运的是,总有许多安德烈们仍在努力挣脱现实的牢笼,勇敢地向头顶上的灿烂星空发出呐喊。哈佛大学的“伊格”诺贝尔奖就是最好的例子。“伊格”诺贝尔也称搞笑诺贝尔,它是对“雕虫小技”的青睐,是对“微不足道”的鼓吹,当然也饱含着对科学求实的精神。伊格诺贝尔旨在激发人们的想象力,特赠与那些不寻常、有幽默感的“杰出科学成果”。《冒泡》主编亚伯拉罕斯则说:“它先让人发笑,后让人思考。”2004年度和平奖得主——卡拉OK的发明者,日本人井上大佑,获奖理由:“卡拉OK这项伟大发明,向人们提供了互相容忍和宽谅的新工具!”生物学奖被四人摘得,他们集体证明了青鱼的交流方式是放屁。2000年和平奖得主是英国皇家海军,在一次演习中,长官命令水兵不装弹药而是对着大海齐声呐喊:砰!在很多中国人眼中,搞笑诺贝尔纯属搞笑而已,毫无所谓科学求实的精神。实际上,它则是折射出了一种理想主义和未来生活的超前眼光,更是体现了最远的梦想个性化的价值。

所有的“虚”均发轫于“实”,最远的梦想需要每一个最近的目标来实现。我这里谈到的“虚”并非中国古代竹林七贤的“狂”,也非庄子的独特批判,而是西方的那种具有社会属性、公共价值和群体规模的“虚”,是苏格拉底、罗素、卢梭、伏尔泰的“虚”。东方文化中缺少的是可操作可企及的“虚”,是理想主义在社会平台上主动和公开的远方。

光抓住眼前的利益不放,只会忘却最远的梦想。苦苦拾得最近的麦穗,殊不知已失去了所有来自远方的丰收契机,李云龙和“虎爸”定是近视眼,一味求寻赛绩的出众却再也无法得到安德烈身上的务虚和浪漫精神。我们大搞面子工程以期望达到最近的利益,却失去了高瞻远瞩、整体规划的能力,无法达到最远的梦想。我们嘲笑伊格诺贝尔的不切实际、荒诞不经,却从未意识到我们业已沦为他人思想的跑马场。我们在统一规定的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拥挤着狂奔着,却从未给自己明确存在的意义及最远的梦想……

我们跌入了刘震云笔下的小林的梦境:梦见自己睡觉,上边盖着一堆鸡毛,下边铺着许多人掉下的皮屑,柔软舒服,度年如日。为了一个共同的最近的目标,抛弃了最远的梦想,殊不知一个个最近的目标最终只幻灭成一地鸡毛。与其被揉搓成面目模糊不自知的庸庸路人,不如抓住每一个梁文道所说的“无用的时刻”,给自己一个“放逐”的机会,给残酷的现实一个耳光,给自己一个向远方出发的信念,向满天繁星发出呼喊。一个人不够,我们需要的是一群清醒的生命,将理想的光辉带入疲惫庸乏的生活。

还是喜欢陈嘉映笔下的“梦想的国土”。他说:“我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向一个目标狂奔,差别只在名次有先有后。我梦想的国土是一片原野,容得下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还有什么都不干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

我以为,梦想的国土便是在“务实”的同时也可留出诗意的栖息,在追寻最近的目标时也能心心念念最远的梦想,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