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希宝贝的博客

记录包晨希成长点滴!汇总各类教育信息!展现真实自我!

 
 
 

日志

 
 

假如明天永远不来  

2014-11-21 07:29:25|  分类: 优秀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流畅,逻辑严谨,还因为哲学概念丰富而特别“烧脑”,这是刚揭晓的第十四届江苏省中学生作文大赛特等奖作文的最大特色,这篇“神作文”的作者就是天一中学的高三女生勇力嘉。

    女生神作文,一篇《边界》征服评委

  “我先是从美国反乌托邦小说《The  Giver》(译为《赐予者》)入手,然后从有形边界过渡到无形边界,并给边界下了一个定义。”

  “我们在角色设定中,很容易处于一个不自知不自觉的状态,就是生命会渐渐麻木,不想人生以外的任何其他可能,在小圈子中度过这一生。”

  “我最后通过庄子和艾丽斯·芒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两个例子来阐释,他们对人生边界的冲撞和尝试冲撞的可能性,我认为他们的冲撞方式是非常惨烈的,带有悲剧性结局。”

  ……

  这并不是某个大学的哲学教授在讲课,而是天一中学的高三学生勇力嘉在讲述她的最新获奖作品《边界》的创作理念,这篇文章是她在两个半小时内完成的即兴之作,却有着堪比《星际穿越》的烧脑度。

  “我在文章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常人更应该站在边界上眺望,就像死亡诗社里的基丁老师一样,我对这种边界给出了一种新的看法。”勇力嘉说起自己文章中对边界的分析,便不自觉地开始各种引用,“这个看法就是朱良志先生关于角色设定的一个想法,就是把边界比作亭子,人既不离亭子,也不在亭子,表示人在一定的范围内先立身立命,给生命下一个坐标,同时要不受拘束。就像亭子一样,只是给人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但是四周却没有墙壁的束缚,这样的边界就是一个开放的边界,而不是束缚性的边界。”她说完笑了笑问道,“是不是讲得有点复杂?”

  据悉,本届江苏省中学生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于11月15日下午进行,20多万参赛学生中选拔出的230名入围选手在《一种可能》和《边界》两个题目中任选一题,展开了激烈角逐。勇力嘉选择了《边界》下手,并一举摘得特等奖。与其他选手不同,她的作文中有出色的逻辑和大量“烧脑”的哲学概念,让评委大呼不简单。

  获奖非偶然,爱读书、勤修改、悟性高

  在一篇竞赛作文里,一个在一般人看来可能正扎堆在题海里的高三学生,却能够旁征博引众多名家的思想和作品,创作出如此“烧脑”作文,并且在逻辑上做到很高的连接度,勇力嘉把这背后的原因归结为自己大量的阅读。“高三复习任务比较重,我还是基本维持每个月看一本书的节奏,初中到现在读了多少本我自己早就记不清了。”她表示,读书的时候还会做读书札记,高中3年下来已写满了5个本子,“主要是一些精彩的语句和自己的感悟,作文里面的素材很多也是从这个上面来的”。

  勇力嘉告诉记者,各方面的书她都有所涉猎,但是她毫不掩饰自己对社会科学及哲学的爱好,“可能因为我父亲是从事美术方面工作的,所以我从小对美学和哲学类的东西比较感兴趣,现在读的书也是以哲学和社会科学的书为主。”

  她说,汉娜·阿伦特罗素、约翰·洛克、康德,中国的朱良志,这些都是她欣赏的哲学家。

  今年8月,勇力嘉以一篇作文《如果明天不会来》,获得了北京大学招生官的青睐,锁定了一张2015年北大自主招生选拔的入场券。“我想我大学还是会选择社会科学或者是哲学专业。”勇力嘉说,她是个很安静的人,在未来专业的选择上,也偏好一些需要更多阅读和思考的专业,“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这样反而能更加专注地想问题。”

  在勇力嘉的指导老师陈远贵看来,其优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就是她喜欢读书,而且读得够精细,不是泛泛而读,任何一本有质量的书,你把它读精、读深收获其实非常大。”除了爱读书,勇力嘉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很勤奋,一篇文章写下来,她并不是写完了事,她愿意不断地去修改,直到磨出一篇好文章。“第三点就是她的悟性比较强,老师在文章上只需要点拨一下,她就能懂。”

  陈远贵说,勇力嘉的文章和同年龄的同学相比显得更加“清纯”,“在我们语文老师看来,高中学生能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是很难的,而她清纯的文风却能让文章带上自己的烙印,另外,她在议论文中运用材料非常熨帖,旁征博引的能力也非常强。”他还补充道:“关键是她在文章里面说理也能说得一丝不漏。”

 

第九届创新作文大赛已落下帷幕,感到十分幸运的是我收获了全省唯一的特等奖。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感动和思考。触发我思考的正是本次大赛的作文命题:如果明天永远不来。

我在写作中提到了“信仰”。对于我来说,写作实是一种信仰,是良心的祷告。结合我平时的感受和体验,我谈谈自己对于写作的几点粗浅的看法:

一、广义的阅读

我以为,人的精神禀赋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德育、智育和美育。智育的目标是让人过上活泼的、自由的智力生活;美育则培养了审美能力以及获取丰富内心感受的能力;德育的根本则为同情心和尊严。这三个方面的培养和提升,只有通过阅读才可以获得。阅读是写作的基础,这点毋庸置疑。阅读对于我来说,已融入了我的日常生活。阅读经典文集的重要性,我不加赘述。在此,我特别谈谈当今时代背景下更为广义的“阅读”。这部分的阅读关乎生活的各个方面——自然、社会、科学、人文、历史等等。阅读胡适先生的文集,不难发现,他对生活的方方面面,小至关于牙刷的认识,都有着独特的思考。这点对我的写作具有很深的启迪之力。对生活细致入微的思考和体验是惊艳之思想的源泉。在本次写作中,我全身心投入,在文中注入了自己的生活体验,这样,文字才能“接地气”,才能让人有酣畅淋漓之感。这部分“阅读”的材料就是原汁原味的生活。

在天一的学习生活中,我得到了身心的拓展。第一个方面就是“天一式”的阅读——写札记。我非常感谢我的语文老师陈老师,在高一进校时,他就给我们布置了每天要写札记的作业。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我渐渐明白了札记其实是一种财富。阅读应该是虔诚的,也应该是挑剔的。在做札记的过程中,我一方面注意文章的思想和语言,一方面思考文章的真谛所在,落笔点评之时,其实就是一种探究。因而,我不仅仅把它当作一个作业,更把它作为一生中的重要财富。当心灵过载的时候,翻开札记,看见句句箴言,点点灵光,就能荡涤复杂的心绪,还原生活的原初动力。在一定意义上,札记的质量关乎写作的质量。

天一生活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对“天一人”的阅读。身处一个优秀的班集体中,周围同学都有着令人惊叹的思考。仅仅从一份美术作业就能看出他们身上的才气和灵气。因此,每个同学都成了一本有趣的书,总是拥有别人意想不到的“章节”。在相处和交流的过程中,我更能了解到各式各样的知识,这些都给了我眼界和思考。

总言之,阅读追求的是广度和精度,惟其如此,才能“下笔如有神”。

二、勤奋的写作

我在开头就已经提到,写作是一种信仰。此话是我的体验所得。我有一本随笔集——臆马奔腾——自己起的名字。关于生活的感受,阅读书籍后的思考,迸发的新奇的想法,我都一一记录在随笔中。从初中开始,我就养成了每周写一篇的习惯。正如我在参赛作文中写道“黎明给生命以新的索引,新的善念,新的知觉”,写作也是如此。写作是反省自我的最佳方式,而反省自我是“精神明亮”的重要标志。因而,写作很重要。

当然,写作的前提是要有东西写。有些人可能觉得下笔时没有东西写,所以很痛苦。但其实素材就在身边。我在自己的随笔中就经常写一些生活中的小事。比如有一篇就写到了校园里有趣景象。父母探望时,宿舍楼下,食堂门口就有许许多多家长站着等待孩子。我觉得他们的表情很有趣,于是便写进了作文里。再举一个例子,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中就有形形色色的人,生动传神。而这些都源自于钱先生在咖啡馆里的所见,于是乎,就有了钱先生鞭辟入里的解析,让人读了之后,深深感受到了钱先生笔下的读书人的“无聊和无能”。

但平时的写作和学生的习作还是有区别的。我的几点粗浅的认识不足为道,怎样写文章还是要交给出在一线的语文老师来指导。前路方长,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

三、敏锐的思考

关于文章,文字秀美者众,难得的是见识;见识广博者众,难得的是思想;思想深刻者众,难得的是态度;态度端重者众,难得的是性灵。我不敢说自己写得有多么好,但我能分辨出什么样的文字是好的。能够沟通理性与性灵的两极,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文字吗?好的文字就像一件“檀品”,散发出幽幽檀香,给人感官的享受之时,又能让人想起禅宗心法。

锤炼思想,是人一生中都不能停息的事情。

天一的生活给了我很大的思想空间——老师的教导以及同学的激励。我从中受益最多的要数学校的“名人课堂”。入校两年,我深深感到了“人文与科学”的气氛。我学理科,作文时偏重逻辑和思辨,这些不是单个学科学习的结果。我在这次的名人课堂活动中聆听了扬州大学王耀平教授的关于转基因技术的讲座,还提了五个问题。现在社会上关于转基因技术及其安全性的争论十分激烈,反对者甚至囊括了名嘴崔永元。我在听讲座之前对该技术的了解知之甚少,在是非判断上也没有发言权。但通过名人课堂,我对转基因有了初步的了解,能在社会不定向的舆论风潮中站稳自己的脚跟,而不是人云亦云。这些都要感谢学校的良好机会。

人文与科学是人类的两大翅膀,在这样的环境下探究,更是一种砥砺思想的好方式。

写作是一种信仰,我会继续把它当做每天不变的心灵祷告。

 

 

 

附:2014年第九届全国创新作文大赛江苏省决赛特等奖第一名作文

 

 

如果明天永远不来

勇力嘉

 

如果明天永远不来,那么,我将只剩下二十四个小时。许多人与事开始从记忆的烟雨中款款而来,变得清晰透亮……

我要把这唯一的一天中最好的三小时留给黎明。

19世纪的一个黄昏,福楼拜在给最亲密的女友写信:“……我写作到深夜,每天按时看日出……”这位以“面壁写作”为宗旨的作家不听新闻,不接待来访,却把黎明当作每日的必修课,令人为之动容。我把黎明作为短暂的一天的开始,努力体会坐在山包上,树林间的感觉。就如同分娩绝不雷同一样,黎明也绝不雷同。黎明是有感情的,她是崭新的,热情的,它唤醒了每一个静静欣赏他的人,我能听到那些心底里哗啦啦翻涌上来的朝气,连呼吸都掷地有声。而黎明也是无“灵魂”的,如上帝降雨般地唤醒芝兰,也唤醒蒿茯。我谨以这宝贵的三小时献上,我的黎明,我的自然,感谢你让我告别或喜或忧的昨日,听见挣断旧链的新的我振翅的声音……

接下来我将把三小时留给世界。

置身于此,我看见街道上的行人的脸,斑斑怯弱,点点怨愁,也看见胡适之一样的人咏诵着“我从山中来,带来兰花草”的诗句,还有虚云老和尚轻雾般的身影叙说着什么叫“入狱身先,悲智双圆”,这些都是个人的存在方式,都在用自己的行与思划出“今生今世的证据。”然而迷茫不可避免地来到我身边,我向世界的表达方式是什么?罗素曾说“幸福来源于对外部世界的无尽思趣,而不是对自身存在状态的纠缠。”唯其如此,才能享有生活的馈赠,才能荷其愉快终生,才能唱出“生活万岁”的歌调。你须寻得你所爱,这个对象不是自己,过分注重自己的人对外部世界提不起兴趣,在这个意义上,他与世界早已擦肩而过。因而,我愿以石子之态投诸于世界之海。

我愿把三小时抽出来留给远方。

为何远行?渴望颤栗。我愿与自己私奔,踏破苍烟,向无边进发。这里的“远方”不一定指空间上的远方,而是心中的信仰——由个人而生,却高于个人。当疲惫被满心窝,蔓枝缠绕脑海之时,这种信仰会让你颤栗,心中的圣火被点燃,人类的神性被激起,信仰的力量之大,让海子呐喊“诗歌,王位,太阳”,让川端康成恋上物哀之美;让我愿意背上行囊,去远方,只求那千年一刻——永恒的颤抖。

接下来的三小时留给诗意。

感动于那句“我坐上前往莫斯科的火车,因为那里有全俄国最好看的雪。”更理解王小波的那句“一个人仅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没有艺术,没有诗意的人生将不再完整。我能明白莫奈画中那个女人哀伤的眼神正如我能揣测她悲伤的身世一样。由一个音符激发的感时甚于任何话语。一句话,如果能沟通理性与性灵的两极,那也不逊于一个音符。因而,感官的三小时留给诗意。

博尔赫斯说:“如果我能够重新活一次,我将试着犯更多的错。”错误与疯狂将填充我的三个小时。这是不完美的完美,是留给自己的礼物。因为错误给予人生的是成长,愿把人生比作长河,成长就是长河中偶然盛开的花朵,它来自际遇,来自生活的经验。这种个人经验意义非凡,你能与别人吃一样的饭,却不能让他人帮你消化。洛克所说的“个人控制意义”以及经验主义都在强调经验的重要性,而经验可以源自美丽的错误。因而,我愿在这三小时内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三小时留给人——所有人——爱或是憎。崔卫平在西北政法大学的演讲诠释了爱与责任。我们不仅爱我们爱的人,更爱所有人,这需要勇气或是“一点良心的柔软”。因为世界还要存在下去,比你长久,比你古老,比你鲜艳,而爱是你唯一可以报给世界的礼物。

与最爱的至亲度过三小时后,我要三小时的孤独。

孤独是生命本质。黄永玉所言“一天只有21小时”也意在分三小时独处。独处是一种翻览,亦或是审视。我们拥有“语言孤独”、“伦理孤独”、“革命孤独”种种孤独。我们尊重孤独,更要完成孤独,这是生命的内省,粉碎嘈杂的最好方式,留下这三小时洗净自己,为了最后的三小时……

最后的三小时我要给死亡,不,是留给生命的最后一场梦——庄严时刻。

贝赫扎德的画作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他在描绘死亡时,用周遭精致的世界和美丽的枕边人形象来反衬死亡的孤独,即使一切都如此华美,亲人如何爱你,面对死亡时你还是孑然一生。我知道死亡是一个“必会到来的节日”,我知道即使前面的二十一小时完美无瑕,也做不尽我想做的事情,世界要深情地送别我了。我不知为何有些热泪盈眶。复杂的心绪平定下来后,我要去做一个梦,梦到一个醒不过来的梦,里面承载的是我永远到不了的明天——如果明天永远不来。

我入眠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